安陵容结局,甄嬛之陵容记(崔槿汐为什么有那个盒子)

一、安陵容结局

安陵容最后吃了苦杏仁死了。安陵容出身贫寒,没有强大的家庭背景支撑。所以她刚入宫的时候,是不被人喜欢的。夏冬春骑在她的头上,但多亏了甄嬛的帮助。她因落选时的乐观受到皇帝的景仰,但职位不高,家庭条件又不好,注定要遭受冷眼。最后,她因为试图保护自己,一步步走向深渊。安陵容深知自己在后宫中的地位,所以每一步每一句话都要小心翼翼,绝不去招惹别人,更不敢争宠。个性张扬的夏冬春对安陵容充满了欺凌和嘲讽。安陵容甚至被算计了,因为他和甄嬛走得很近,所以渐渐地和甄嬛断绝了来往,最后成了陌生人,甚至互相仇视。安陵容不仅杀死了甄嬛的第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还在甄嬛父亲的牢房里引发了瘟疫,甚至间接导致了眉壮的死亡。而甄嬛后来的绝地反击也让安陵容失去了一切,孩子的爱,父亲的爱,皇帝的爱。安陵容被关在颜夕宫,每天都被扇耳光,脸上的手印总是清晰可见。最后,安陵容精疲力竭,心灰意冷,再也没有力气活下去了,于是吃下苦杏仁自杀,消磨余生。

安陵容结局

二、小说里安陵容怎么结局

不如回到外面甄嬛在后宫的故事(下)字数:9733更新:09-08-07 20336024在没有宠物的日子里,华妃的不屑和泠然的习以为常。渐渐地,连丫环都敢公开嘲笑她了。谁比谁高贵?她以为自己是想为父母而战,结果却适得其反,渐渐成了宫里所有人都可以践踏的土壤。少年不甘心,最后被眼前各种不堪的事情逼得争强好胜。但是,只要一想到他的话语和笑容,她的野心顿时成了一个心结,如果真的成了宠物,也许就真的和他没有关系了。在那悲惨的一天,反映了甄嬛的三千个爱,她的无端端被比作夕阳余晖中的一缕垂柳,消失在无色的化妆六宫之一。女人如果短命,就像盒子里补粉一样,很容易被风吹走。如此悲惨的生活,连身为天下之母的皇后都舍不得,何况是她自己。在那些日子里,除了甄嬛习惯性的善良之外,唯一对她稍有照顾的,就是那位如同天上明月一般高贵的后宫皇后。在受宠若惊的同时,她也得以一窥女王的光辉身份。明亮的月光后面,有一个残破的影子。——是宫里众所周知的秘密,皇后并不受宠若惊。皇后并不绝色,而且无论传闻中的清纯元皇后有多美,眼前这位珠光宝气的皇后在容貌上甚至比不上甄嬛和华妃。就连庸俗而庸俗的美丽妻子和沉默而温柔的冯都比她精致三分。何况她的青春就像天空一样在消逝。不要叹息,不要灰心。女人年轻的时候,哪一个不是脸颊似的新胭脂,娇艳欲滴,芬芳馥郁,清新芬芳,开满了美丽的花朵。等我老了,鲜艳的香云变成了腐朽的粉末,像一个死去的僵硬的花魂。再看就觉得恶心,恨不得一只手就能擦干净。难怪,年少聪明如华妃,霸气如华妃,敢在皇后面前表现出如此明显的不屑。然而,不知何故,她却莫名其妙地对想靠近自己的皇后产生了一种爱,就像明月照着冰冷的镜子,看到了对方的冷淡。女王的尸体闻起来很熟悉。她说不出是什么,但感觉很亲切。也许,她自己也有那种熟悉感,只是她从来没有注意到。于是乎,她多少有点接近皇后,也就这样耐得住寂寞,气度高如山顶的云,让她佩服。有一天,她瞻仰完毕,独自离去,并献上一个自己绣的香囊。香囊里的香水是她想了很久之后配制的。它有一种非常优雅的气味,以牡丹和兰花为基调,带有沉香和松针。第一次闻到的只是淡淡的味道,嗅久了,牡丹的淡雅精华就会慢慢显露出来,沁人心脾。就连香包上的刺绣图案都是精心制作的。凤凰戴牡丹,极为富贵,符合皇后身份。自然,女王喜欢它。她轻轻地把它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她称赞她的好刺绣,并说它闻起来很优雅。正当她脸红的时候,皇后突然变声说:“这个香囊很棒,可惜我一直不用香料。”宫里的女人都爱用香料,她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每次来给女王请安,都只用她宫里的鲜花和新鲜水果,从不使用任何珍贵的香料。她感到脸红,比受到女王表扬时更加尴尬。她想给自己一巴掌。她怎么会这么粗心呢?然而,女王温柔的冲锋及时救了她。“我并不是不喜欢香料。我只是嘱咐你,有些香料只有使用不当才会伤害你,比如麝香。女人千万不要用。这样,怀孕的人会流产,而没怀孕的人不容易受孕。”自然,她知道这一点。在她照顾好自己后的很多天里,她用一个装有少许麝香的小香囊,成功阻止了自己怀上她不爱的男人的孩子。而且,当管文鸳高高兴兴地戴上皇后送的所谓“红玛瑙串”时,她知道皇后也不希望她生下皇帝的孩子。

当然,那是后话了,但在那个时候,她深深地感激女王的温暖话语和体贴。皇后微微一笑,看着她说:“你懂得配香,自然知道它的厉害。我只是说几件事,也只是白跟你说一句话。”这是女王的智慧。从一个小小的香囊,我们知道她对香料了如指掌。另一方面,甄嬛只是喜欢和她一起探索古老的方式,搭配稀有的白鹤香。她清楚地记得,那是追月的第十五夜,在皇后宫中过夜是皇帝的习俗。一个月一次,往往是皇帝唯一一次待在皇后宫里。所以,女王愿意这样和她说话,很少见。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皇帝的小府传来消息,皇后带着喜悦和期待的表情迎接她,却是一条“皇帝今晚将下榻李唐宫,请皇后早点休息”的消息。那是为数不多的,除非是华妃在风骚,否则像这样破例的很少见。况且,这几天,甄嬛已经连续幸运了好几天,而且打破了皇帝幸运不过三的规矩。她很紧张,以为皇后要生气了,但她看到了。

皇后更深更从容的笑意,“甄氏温柔聪慧,最善体察圣心,皇上多陪陪她是应当的。” 她几乎倒吸了一口凉气。忽然明白皇后与自己的相同之处,原来她们都善于隐忍,喜怒不形于色。 直到后来,她更明白,这种隐忍之后并非是无所作为,而是目标更明确的伺机而动。 那一瞬间,她忽然深深地觉得,即便不是甄嬛自己愿意,但是这样夺走别人最心爱最期待的人与事,都是极不应该的。 皇后再度举起那枚香囊细细欣赏,笑道:“有牡丹花的气味,也有牡丹的图案,妹妹真是懂得本宫的心。” 她不知哪里生出的勇气,大着胆子道:“凤凰是百鸟之主,牡丹是花中之王,配与皇后才相宜。” 皇后幽幽一笑,轻轻将那枚香囊握在手心。 那是一种无言的示好,她明白的。 起初,只是对皇后被夺宠的怜悯。只是,那种被夺走最期待与最心爱的人与事的心痛,她很快便也体会到了,也更明白宫中的宠爱,未必与容貌息息相关。皇后不是绝美,却有屹立不倒的皇后之位。自己则有一把好嗓子,因着歌喉,她一朝飞上枝头,婉转吟唱,只是在某个深夜酒醉醒来的瞬间,望着拥自己入怀而眠的高贵男子,心里骤然闪过某张难以忘怀的脸孔。夜凉的气息和微寒的星光裹在自己身上,她忽然觉得厌倦,萌生退却之意。 一场风寒过后,才发现太医所用的虎狼之药使自己的嗓子一夜之间就破了,沙哑难闻。她忽然想,这样退下来,也是好的吧。只是恩宠的衰退比她想得更快,恍若潮涨潮落,她已然失宠。望着案几上的闪烁耀目的金珠玉器,骤然回归冷清的生活,她有些茫然。 于是尝试着恢复自己的声音,发现有些力不从心,便也懒怠了。彼时,甄嬛刚怀上第一个孩子,荣宠如烈火烹油一般,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皇后见自己哑了嗓子,便悉心调了药物,又请旧日伺候过纯元皇后的歌姬指点她如何发声,重新唱出惊为天人的歌声。想起自己的父亲,曾无端被牵连要丢了性命,惶急无措中,才明白恩宠与地位在宫中的重要,只是盛宠如甄嬛,亦要为自己之事求到皇后门下,可见皇后才是真正可依附之人。所以,当她发觉皇后要自己赠与甄嬛的舒痕胶中,浓郁花香之下潜藏着一缕纯正麝香的气味时,她不动声色,含笑接过。 这已经成为一种默契,就好像,看见皇后抱着松子调教时,她含笑提醒气味会对猫狗有强烈刺激。 无他,女萝生涯,她必须依附皇后,然后使自己心愿得偿。 已经没有爱了,那么,她把恨无限放大,填补自己繁华转身后的空虚与落寞。 甄珩听她语意凉薄,摇头道:“嬛儿既早知你牵挂与我而避宠,又怎肯勉强你去?何况若如你所言三人相依为命,那么眉庄禁足,嬛儿岌岌可危,若不与你携手,也不过是一一为人鱼肉罢了。” 陵容但笑不语,只是低头绣了几针鸳鸯的彩羽,拣几枚杏仁吃了,低低叹道:“你是她的兄长,自然事事为她分说。为她担待。我却无这样好命,没有兄长依靠,也无人可信赖,只有我自己一人罢了。” 不是不羡慕甄嬛与眉庄的姐妹情深。只是自己,终究比不得眉庄。她甚至觉得,从头到尾,甄嬛何曾待自己有过真心,不过,是利用罢了。 往事浮沉的瞬间,瞥见甄珩欲言的神情,陵容知道他想说什么,却不愿听,只盈盈看向他道:“你素日的牙疼病可好些了?” 甄珩只得答:“谢娘娘关怀,已经好多了。 “咬着丁香么?还是用了新方子?” “娘娘的法子很有用。”他答完,手指下意识地抚上腰间的小小锦袋,里面一向放着几枚丁香花蕾,牙疼时可以取出一枚含着,既可止痛,唇齿亦有芬芳气息。很久以前,他是那样珍惜她的好,而现在……他也未能完全割舍。 “那我便安心了。”她抬首,轻轻吁一口气,道:“你来见我,必是有话要说,你问就是。” 甄珩沉声道:“你与嬛儿的恩怨我不清楚,但我清楚自己妹妹的禀性。人不犯她,她不犯人。我只恨自己身在宫外,不能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尽做兄长的心力。眼睁睁看她失去自己的孩子,看她在宫中被冤受尽委屈,看她被废黜修行,却什么也帮不了她。” 陵容拨一拨垂落的鬓发,拈了四五枚杏仁吃下,幽幽道:“你总是怪你自己。有时候我很羡慕淑妃,宫里那么多女人活得像行尸走肉一般,唯独她能出宫。虽然是被贬黜的废妃,可是有什么要紧。宫外是活的天地,人是活的,心也是活的。可是她却那样蠢,非要回宫,把自己放在这不死不活的地方。”她哀怨地看一眼甄珩,“你言下之意,不过是怨恨我狠毒罢了。那个孩子,根本不是我要他死。这宫里,人人有自己的情非得已,人人有自己的身不由己,我又何尝不是?若不是爹爹被华妃憎恨欲置其死地,我怎知一定要有皇上的恩宠才能立足。不是我容不下你妹妹的孩子,是皇后。”她眉心微蹙,似有不适的感觉,“那件事之后,我心里一直愧疚。即便后来皇后和管氏要置甄氏一族于死地,我也不肯再害淑妃了。但是我好恨,在宫里的日子我每天都不快乐,可是我不得不笑,不得不争宠。若不是甄嬛推我上这条路,我何必这样郁郁一生。傅如吟入宫后我便一直怕,她长得那么像你妹妹,我不由得怕,更是恨,我把不能对你妹妹做的全发泄在了她身上。对淑妃,我下不了手赶尽杀绝。我若要她死,她在宫外,随便使人推她下山崖也就是了。可她终究是你的妹妹。我恨你妹妹,恨皇后,恨皇上。我恨,我也怕。我岂不知皇后并非真心帮我,她让我争宠,教我如何将声线模仿得惟妙惟肖,与纯元皇后再生一般,——也不过是个影子罢了。” “你恨你身边的每一个人,将自己置身仇恨之中不能自拔。皇上宠爱你多年,即便不是真心喜爱你,也并不算亏待你。你即便要算计傅如吟,何必用五石散伤害龙体。” 陵容再忍不住,手中的银针狠狠刺入紧绷的白布之中,发出“嗤”一声脆响,“他宠爱我么?那么你忘了,他给我的封号是‘鹂妃’?你可曾听说过,哪位妃嫔是以鸟兽为封号?你妹妹想尽法子羞辱我给我‘鹂妃’的封号,那也罢了,她本就恨毒了我,皇上却是欣然应允,可见这么多年,我在他心中不过是只会唱歌的黄鹂鸟。唱得好,他便喜欢;嗓子坏了,便失宠。若不有这副肖似纯元皇后的嗓音,若非我时时谦卑,若非我费尽心机用香料留住他,恐怕我的下场比现在更凄惨百倍。皇后利用我、防范我,为了管氏不惜压低我;皇上不过是宠我。一想到我连做梦的权利也没有了,只要一想起你就会想到你与别人恩爱成双,我怎能不恨?!我总在想,若没有皇上,便不会选秀,不会让我离开你;若没有皇上,我不必每日算计着过日子;若没有皇上,我便不会成为皇后的棋子。皇后此生最爱便是后位和皇上,看见傅如吟专宠,她比我还恨。虽然是她吩咐我除去傅如吟,可是我的法子一石二鸟,我哄傅如吟用五石争宠,使皇上更眷恋她;皇上吃了五石散催命伤身,皇后比自己挨了几刀还要痛。那个时候,我才真痛快!” 连他也觉得,皇帝不是真的宠爱自己么?从得到“鹂妃”的封号起,她便清醒地明白,自己在这位陪伴了多年的九五之尊心目中,不过是一只会唱歌的黄鹂鸟儿。她从来就知道,自己并非绝色,身段亦纤弱,比不得旁人纤秾合度,可以骄傲的,不过是温顺柔婉的性子,温顺到忘了自己还是人,还有自己的心意想法,一言一行婉媚顺从,还有一副酷似纯元皇后的好嗓子。只是一副嗓子,她远远觉得不够。偶尔翻阅古籍,她比谁都清楚,配制一剂媚药,于她而言易如反掌。恩宠于她,已经是穿在身上的华丽衣裳,一旦褪去,就会发现自己其实依旧什么也没有。所以,失去美好嗓音之后,即便知道息肌丸有麝香,她也顾不得了,只能尽数吞下。 没有人明白,其实她多么恨玄凌!若没有他的一道圣旨,或许自己的人生,会是另一场花开夭秾。 诚然,她也恨皇后,即便她在皇后身前,为她除去了那么多她所忌讳的女子。可是看惯了皇后和颜悦色下的杀机手腕,时日越长,她越惊心。而自己是与皇后一样性子的人,皇后如何不忌惮。 胡蕴蓉衣衫一事,皇后从容说出是自己告密时,心口紧缩的感觉。并非感觉被出卖,她已经习惯出卖与被出卖,像喝水吃饭一样,那是寻常事了。只是忽然惊觉,原来自己也被皇后忌讳,成为可以随时被推出去牺牲的人。 管文鸳死去的那一日,那样大的雨,漫天满地皆是白茫茫的水汽,冰冷卷上衣袂。她就站在皇后身后,一齐看着管文鸳被大雨冲刷得已经没有温度的尸体被软绵绵拖在永巷的青苔砖石上,她心里有一缕莫名的快意。一眼瞥见皇后的脸色,淡漠得如同看着一只蚂蚁被捻死。 皇后从不会在意,旧的棋子被弃,随手便拣过一枚新的。 她,始终是云淡风轻布局之人。 有多少次在午夜惊醒,望着昭阳殿浸出一身冷汗。或许有一日,自己也会成为那些粉艳亡魂中的一个。她的孩子,本是不该有的,在佩戴了含有麝香的香囊之后,在服食过息肌丸之后。可是皇后明明白白告诉她,“必须有一个孩子,否则你救不了安比槐,更救不了你自己。” 那么久以来,她并不愿怀上皇帝的孩子,看着甄嬛为失子而痛哭沉沦,看着一个个妃嫔为了子嗣痛哭流涕,欢欣失望,她只觉得无趣。真的是无趣,此身已非自己能掌控,如落叶飘零于汤汤河水,何必再添一个孩子,而且是自己并不爱的男人的孩子。何况,一旦有了孩子,有了固宠的资本,皇后第一个便会要了自己的命。自己的生命已经负重累累,不必再百上加斤。 她太懂得,如何不让自己拥有一个生命。 可是是多么可笑,坚持了那么多年,临了她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强行受孕,哪怕明知道自己单薄的身子已经不能给予孩子一个完整的生命。可是皇后已然含笑,“届时你的孩子生不下来,也不会是你的错。” 偶尔几次佩戴着含有麝香的香囊接近身怀六甲的嫔妃,偶尔几次为皇后伸指细细调弄麝香药物,——皇后是不肯轻易亲手沾染这些秽物的,哪怕她明知自己再无生育的转机。 自己的命生来便低贱,不是么? 她含了一缕冷笑,温婉答允。早已经知道,自己腹中孩子的性命自然有旁人来填补。是否冤枉,她已经懒得去在意与计较。所以哪怕知道自己中了甄嬛的算计,知道自己再不能生育,她并无过于悲痛的情绪,只觉得无尽的失望慢慢凝成冷铁般的绝望,灌进身体每一寸血管。 她恨极了自己,恨极了自己的身不由己,甄嬛也好,皇后也好,自己从来都只是她们手上予取予求的一枚棋子。 她,从不曾真正拥有过自己。 她这样恨,不觉狠狠咬住了下唇,才能迫住心口汹涌的无助与痛恨。甄珩从未见过她如此凄厉的神色,心下又惊又痛,不觉道:“宫墙相隔,断了你的梦的人不是别人,是我。所以你无需迁怒别人,更不必迁怒我爱妻幼子!茜桃与致宁又做错了什么!” 陵容的神色似被风雪冰冻,有凄清的寒意,“你以为我不想恨?我一直想恨你,恨你为何要找一个与我容貌相似的顾佳仪让我以为你对我尚有余情!恨你编了一个梦给我又亲自打得粉碎!我多想恨你,可是我恨不起来!我只能恨你身边最亲的女子,薛氏存在一日,我便觉得自己更像一个笑话!明明先遇见你的那个人是我!是我!为什么是她与你共效于飞,白头到老!我为了你不愿生下皇上的子嗣,多年来一直用香料避孕,为什么她就能生下你的孩子,拥有你的骨肉!为什么人人要我对你断了心意,你却不能对薛氏和你们的孩子断了心意!你流放之后,皇后早已认定甄氏一族不会东山再起,她笃定得很。我却想知道,你流放了四年,到底有没有忘记薛氏和致宁。所以我特意派人去告诉你他们的死讯,只要你忍得下心肠,我可以即刻想法子让你不必再受流放苦役。可是你竟然为了那个女人疯了!她死了那么多年你还念念不忘!我恨!我恨!为什么薛茜桃什么都有,甄嬛什么都有,而我什么都没有?!我好恨!”陵容的情绪似喷薄而出的焰火,热泪滚滚泼洒。她整个人抖得厉害,伸手抓起剪子用力一扎,雪白的布匹上豁然出现一个极大的裂口。布帛撕裂的声音格外刺耳,一幅即将完工的鸳鸯艳桃图就此毁去。 也不是没有后悔过,当她目睹甄嬛失去第一个孩子后的伤心欲绝,她在快意中生了一丝怜悯,风光如她,也有这样心痛落魄的时候,只是,那是自己占尽荣宠的时候,她顾不上,也晓得已不能回头。 更,当听闻他为了与自己容貌相似的顾佳仪而要与发妻离异,她忽然心软痛悔了,甄嬛是他的妹妹,她害甄嬛失去的,不只是甄嬛的孩子,也是他未出世的外甥。她,怎可如此害他的亲妹妹!那一夜,无人知道,她是怎样默默饮泣,泪,湿尽罗衫。 只是当那么多的泪流尽之后,独自立于茫茫大雪之后,才明白自己不过是陷阱中自欺欺人的一个,是世间最好笑的一个笑话,白白陪衬出良辰美景,如花美眷。燕双飞的春日永远只是旁人,而自己,只能是潇潇落花,独立寒雪。 薛茜桃与甄嬛的幸福笑颜与显赫家世那么耀眼地照亮了她的自卑与虚空,叫她无处可躲。 没有泪的心可以如此空洞而坚硬,她忽然明白了皇后,也明白了自己。 所以当下令命人将得了疟疾的病鼠放入牢中咬啮中薛茜桃与他的幼子时,她心中唯有可以报得宿仇的热烈期盼与痛快。 可他并不明白,这种痛快,实在是因为自己太在意他。 娇妻幼子的音容笑貌恍若还在眼前。甄珩心底绞痛,脑中似焚着无数烈火,“你以为佳仪是我故意找来欺骗你,连我自己也才知道,佳仪是皇后和管氏故意找来入局,为的就是因为她相貌与你相似,他们便可为此离间你,让你一心一意恨我和嬛儿,然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毁了甄氏一族!你总是说‘我以为’,你总是以自己的感觉钻牛角尖,何曾心平气和去思量一件事情?!凡事心胸狭窄只往坏处揣度的人如何能不活在痛苦仇恨之中!”陵容本泪水涟涟,自伤身世,听到此处,不觉怔怔呆住。甄珩强自压下怒气,“我何尝不知道你对我的心意,早在甄府时我便知道!可我一早便为顾及彼此身份与族人装作不知,又怎会在你入宫多年后故意找一个与你相似的女子来招惹你?你怎不肯细想,以致铸成今日大错!” 陵容缓缓落下泪来,无尽的秋光扑到她的脸上,似也晒不干她的清泪成双。“是我,不愿这样去想,不敢这样去想。我情愿以为你对我有情,我情愿这样误会这样去恨别人。宫里的夜那么长那么冷,每一秒怎么熬过来的我都不敢回头去想。若不这样认为,我真会冷得发疯!” 甄珩转过脸,冷冷道:“你再冷,也不要拿别人的血来暖自己。”记忆中恍惚有那么一瞬,在战场上策马厮杀,带着血腥气的烈风扑面袭来,刀刃砍在敌人的骨上会有生硬地阻隔,鲜红的血便喷薄而出蒙住了自己的眼睛。一日的生死交接之后,再刚硬的刀刃都砍得卷了起来。边塞的夜是深沉的墨蓝色,星子的亮是惨白惨白的,风裹着胡沙呼呼地吹,马低头啜饮着清冽湖水,看得久了,那清澈的湖水里慢慢会出现陵容的面容。 他其实早已察觉,在甄府里舞剑的时候,那隐在雕花小窗后看他的淡淡粉色身影。这样一留神,他笔直击出的剑锋便偏了几寸。 若不是因为茜桃的温暖开朗,或许他的一生,早已走入一个死结,不复得出。 陵容抬手抹去脸颊残余的冷泪,静静道:“失礼了。大约你从未见过这样的安陵容。或者在你心里,我早就是一个蛇蝎妇人了。” 甄珩轻声道:“我记忆里,你永远都是甄府夹竹桃下粉衫纤纤的女子。” 陵容掩不住眸中的惊喜和沉静,“你还记得?” 甄珩似要隐忍,终于还是颔首,“一直记得。” 陵容微微垂首,唇角泛起轻柔笑意,又取了几枚杏仁吃了,“但愿你一直能记得,只是今日的我你一定要忘记。若以后你还肯想起,一定要是当年的我。” 大约方才情绪太激动,或许是眼泪冲淡了脂粉,陵容的脸色有些透明的苍白。有风吹进来,无数的纱帷被吹得翻飞扬起,似已支离破碎的人生,被命运的手肆意拨弄。 陵容看向他的目光有些贪恋,良久,到底还是轻轻道:“你走吧。等下太后午睡醒来,被人发现了可不好。” 甄珩点一点头,“你我之间,言尽于此。” 陵容的唇角泛起一点黯淡的笑意,“我罪孽深重,你万万不要原谅我。”见甄珩一怔,笑意愈深,“你若原谅了我,以后必定不会再想起我。” 他心底有强烈的涩意。她原是这样聪慧的女子,一早把话说尽,她明知自己不会原谅她,明知自己余生会想起她,故意叫他这样两难。他转过脸不去看她,“娘娘自己保重就是。娘娘的错,臣不会原谅,也会尽力不再想起娘娘。” “尽力?”她粲然微笑,“要尽力做的,势必很难做到。” “但是,只要尽力,总会好些。我不会原谅娘娘,也不会费力恨娘娘,因为不值得。” 陵容的眼底染上一层阴翳的惧色,指尖捂在胸口微微发颤。她的笑意苍凉而哀伤,“是啊。我这一生,原本就是不值得。”她轻轻侧脸,注目窗外开得如彤云般的夹竹桃,那彤色染上她苍白的面颊,平添了几分和婉的神气,“你瞧这花开得多好,可惜明年就没有了。” 甄珩一时未能明白她为何有此凄凉之语,只当她感怀际遇,也不多言,转身告辞。景春殿久未有人打扫,他的步履带起一点尘风,微微有些呛人。陵容的目光黏着着他离去的身影,只觉被他步伐所带起的尘土气也叫人贪恋不已。他会不会,再回头看看自己?然而眼睁睁看他快走到殿门前了,终究,没有再回头看她一眼。如果,他真的不肯再想起自己——她骤然害怕起来,仿佛有无穷无尽的黑暗与恐惧一起吞没了她,连亲眼看着甄嬛体内流出的热血带走她第一个孩子的生命时她也未曾这样害怕过。或许,欠了他这样多,欠了他妹妹这样多,她也应该偿还一些。 记忆分明的瞬息里,她永远也记得,那一日,她在皇后处学习惊鸿舞的步法。午后太困倦,她倚在殿后小轩中打盹,日影深深,窗外几株茂密的芭蕉遮住了她,谁也没有发觉。 朦胧中,听见绣夏向绘春道:“去炖一碗燕窝茯苓羹来,娘娘午睡醒来要饮的。” 绘春笑嘻嘻道:“知道了。”说罢停一停,低声道:“金良媛怕是有了身孕,外头送了些桃仁来,等下磨碎了放进她的杏仁茶里,御膳房送去神不知鬼不觉的,谁叫小蹄子仗着皇上宠爱不长眼呢。” 绣夏冷笑一声,道:“那是她活该!你忘了当年纯元皇后么?” 绘春伴着绣夏笑语连连去了,她惊出了一身冷汗,身子紧紧贴着墙上,仿佛魂灵也不是自己的了。斜阳照进深深庭院,她唯觉深寒彻骨。 那种寒意,在此时此刻迅疾从心底迸发出来。她霍然站起来,大声向着他的背影道:“皇后,杀了皇后——”那是最后残存的气息,她看他猛然回首,有震惊的神色,忽然生了一缕哀凉的微笑:“请将此话转告淑妃。” 他颔首,旋即转首离去。 她望着他最后的背影,勉力微微一笑,柔婉低下头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只是他能不能懂得,淑妃能不能懂得? 她不愿去想了,唯一甜蜜的一瞬,——他最终,还肯回首一顾 窒息的感觉如海浪汹涌拍上她的胸口,她已经说不出话来,身子倚着墙壁软软地滑落下去。她苦笑,这条命,这口气,从来由不得自己。如今,终于可以由自己做主一回了。有冰凉的泪水再度从眼中滑落,泪眼朦胧中,仿佛还是初见那一日,他温暖的手安抚住自己慌乱窘迫的神情,“安小姐别怕,我是甄嬛的兄长,甄珩。” 那是他与她的初见。若,人生能永远停留在那一刻,便永远不会有今日的分崩离析,泾渭分明。 那时的他,笑容清澈而甘醇,并无今日的沧桑之色。他的幸福,他的安稳人生,终究是被自己亲手毁了。而她一手毁去的,何止是他的人生。自己的,甄嬛的,眉庄的,无一不是支离破碎。 若有来世,她愿用自己的生生世世来补偿他自己所亏欠的。 她困倦地想着,那样倦,终于不愿再想了。风吹过,庭中一本夹竹桃乱红纷飞如雨,漫天漫地都是这香艳有毒的飞花,如梦似幻,如蛊似惑地拂上她的身体,蒙住了她的呼吸。 乾元二十三年十月初一,鹂妃安氏自裁于景春殿,年二十六。

三、安陵容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从她彻底失宠说起。1.小说里,甄嬛趁安陵容怀孕胎气不稳的时候,往她房间的花里面放了暖情香,皇帝临幸时二人情动,致使安流产。皇帝欲安慰安陵容,甄嬛和欣妃还有敏妃胡蕴蓉一起在太后面前演戏,揭穿安陵容是用暖情香勾引皇帝才得以长久的荣宠,太后告诉皇帝,二人审安陵容,甄嬛假意求情,说安陵容能制舒痕胶治伤,端妃指出当初甄嬛流产时也是使用了舒痕胶,一查之下发现舒痕胶含麝香能致人流产,皇帝一怒之下彻查,发现安陵容除了害甄嬛流产,还害死沈眉庄,并私自将五石散给傅如吟伤害皇帝龙体,且安陵容宫内仍有大量五石散和麝香。太后皇帝皇后怒,下令不处死安陵容,令其仍保留鹂妃封号,仍居长扬宫,但不给人服侍,且日日派人掌嘴。后安陵容得知父亲死讯,又悔当年所作所为,于是见了甄嬛的哥哥最后一面,叫他带话给甄嬛,暗示了皇后是杀死纯元的凶手,然后吃大量苦杏仁自尽。2.电视剧里,大致与小说相同,不过安陵容用暖情香的事情是太后从安陵容宫中的灰烬查出来的,而且电视里没有傅如吟,也就没有五石散之事,安陵容只是害死了沈眉庄,害甄嬛流产。安陵容得到相同的处罚,临死前见了甄嬛,暗示皇后是杀纯元皇后的凶手,然后吃杏仁自尽。

安陵容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四、后宫甄嬛传 安陵容结局

死了,属于自裁,吃杏仁中毒不过还是很疼惜她,毕竟只是爱的太过于痴狂,最终,她还是悔悟,告诉甄嬛一个天大的秘密希望对你有用

五、甄嬛传安陵容结局

《甄嬛传》中安陵容的结果是吃杏仁自杀了,尽管安陵容刚进宫的情况下和甄嬛、沈眉庄等人相互之间姊妹,三人都并不是专横跋扈的人,情感也很好。可是安陵容由于出生清苦,性情上比较敏感不自信,被别人挑唆下和甄嬛拥有很深的误解和芥蒂。”安陵容刚进宫的过程中实际上也是温柔心地善良的,只不过是由于过于不自信在宫里一直感觉抬不开始来。因此她要想翻盘受宠的冲动也需要比别人更为明显。在中后期安陵容投奔了皇后,和甄嬛决裂,并且也变的阴险毒辣狠毒,还间接性谋害了当初一起进宫的好闺蜜沈眉庄。甄嬛传安陵容结果正是如此,甄嬛从此容不得安陵容,在安陵容孕期胎气不稳定的情况下,在她宫里置放了有女性催情实际效果的香,让皇帝控制不住和安陵容动心,造成她小产。之后安陵容被皇上囚禁,在临终前她找到甄嬛暗示着她是皇后杀了纯元,随后自身吃完很多的杏仁自尽了。

甄嬛传安陵容结局

六、后宫甄嬛传 安陵容结局

死了,属于自裁,吃杏仁中毒 不过还是很疼惜她,毕竟只是爱的太过于痴狂,最终,她还是悔悟,告诉甄嬛一个天大的秘密 希望对你有用

原创文章,作者:荆楚八卦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gchuhao.com/90809/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日 23:27
下一篇 2022年6月1日 23:30

相关推荐